<mark id="xcsnk"></mark>
    <acronym id="xcsnk"></acronym>

    1. <span id="xcsnk"></span>
    2. <span id="xcsnk"></span>
    3. 歡迎光臨風之影傳媒官方網站 !品牌策劃、微商起盤、企業宣傳片

      請搜索 公司新聞 聯系我們 公司簡介

      首頁 / 行業資訊 / 雙十一盛宴邊緣的三張臉
      返回

      雙十一盛宴邊緣的三張臉

      瀏覽次數:1723 分類:行業資訊

      文章授權轉自微信公眾號:博望志(ID:szszbf)

      他想不通

      做快遞怎么就成了一件犯法的事?

      不用三輪車做交通工具

      難道要所有快遞員走路肩扛?

      文 | 小肥人 梁園園 劉瓊宇 ??攝影 | 崔神&肖峰 ? ?編輯 | 席維安 ? ?采訪 | 小肥人 梁園園 劉瓊宇 崔神

      1

      23歲的快遞員袁河第一次來博望志辦公室收快遞時,劈頭拋來一個讓我愣住的問題。

      你們招人么?說完這句話,他眼皮隨聲調沉了下去,仿佛多瞥一眼,都超出了自己的權利。

      兩個月前剛在朝陽區某個韻達站點接手的快遞工作,現在就不想干了??衫习宀煌?,當初入職的時候就定規好了,所有快遞員的離職,必須要有入替的新人來了才能走。尤其是考慮到沒幾天就雙十一了,無論如何得盯下來。

      袁河是河北承德下邊一個縣城里的人,聽說是口音最接近普通話的一個地區。去年??飘厴I后,跑去五方橋汽配城賣了一年汽車配件,可始終找不到感覺。

      按他的說法,就是要么跟店里待著,要么就是「晃蕩」。早晨過去晃蕩到吃午飯,吃完飯就開始等晚上下班。

      袁說他愛讀書,所以來了博望志先問招聘的事。他最近喜歡讀張嘉佳和馮唐,金庸的書,除了《鴛鴦刀》也全都看了。從汽配城辭職出來,一門心思要進出版社。

      他覺得社會對金錢的熱衷遠遠超出對精神力量的追求,據說圖書是一個挺好的「傳遞東西」的媒介,所以把出版社和圖書公司跑了個遍。只有一個老板坐下來跟他多聊了幾次,但最終他也沒被留用。袁估摸著,是因為自己不會用那些表格工具。

      整個采訪里,他不停地強調,要做圖書,要「傳遞東西?!?/p>

      「要傳遞東西啊!」

      他有時候會挺喪氣,跟記者說自己是個挺沒能耐的人,甚至會極端地想,自己老家那邊的人本來就都懶,滿大街凈是不上班的,要不怎么會有三分之一的人以打麻將為生?

      可他畢竟要在北京活下去,現在看,這快遞的活決計是沒法長干了。袁河覺得,快遞員對人的職業素養要求太高了,要求絕對的責任心,可偏偏這又是一份沒前途的職業。

      最讓他頭疼的是頻頻丟件。

      「你快遞到了,你說不在家,放在門口吧,我說好,放門口方便?;丶艺也坏?,你著急了,電話催我,我手還有五六十件沒送呢,先送這些件,你覺得我態度有問題,先解決你的事,后邊電話又不斷,就會惡性循環,我好害怕。我來你這,你說等了這么久我才來,想跑是不是?好吧我賠你錢,你不要錢,你要東西……」

      「送一份地圖,很長,我麻袋裝不下,就手里拿著。2號樓31層,往那一擱,就拿著麻袋給別人家送東西,轉身就忘。不知道被誰拿走回家當壁紙用了,賠了九十塊?!?/p>

      一次他又弄丟東西,跑人家門口敲門。門開了,伸出一只手,「是我的快遞嗎?」袁河望著對方,半天沒說出話,最后擠出一句東西丟了,對方竟沒在意,沒要求賠償就讓他走了。他尋思著等下月發工資,手頭寬裕了回來報答好人,結果沒多久,發現人家搬走了。

      對于袁河來說,快遞這份工作不但收入不高,身體勞累,最重要的是心理素質要求太高。他覺得自己現在很脆弱,很怕接電話,因為每次鈴聲一響,準沒好事。

      情緒的敏感還表現在,他格外在乎對方的態度與情緒。作為快遞員,凡是來電話必須要接,無論你在騎車還是做什么。他發現,偏偏有些人,張口第一句就是「我那個件啥時候送?」袁河一聽就冒火,老師沒教過你,打電話第一步先自我介紹嗎?

      曾有一位發件人請他去收件,因為臨時外出,想把錢和快遞留在桌上,要求他保證過去。袁死活不肯作保證,只說盡量,搞得對方惱火不已,取消了訂單。掛掉電話,袁河就開始后悔:把對方情緒搞得這么差,何必呢!答應人家不就好了嗎?

      于是,處理當天剩余所有快遞的過程中,他都保持著十分友好的態度。他反復琢磨,「我的態度友好,是得在有人‘犧牲’的基礎上啊?」

      作為快遞員,他收入不穩定,老板總要從他僅有的四千塊月薪里扣押金,讓他抱怨連連;可看到老板的爹媽、弟弟、弟媳婦、侄子全家跟快遞員同吃同住,經營這個站點,他又開始覺得:大家都不容易。

      他說的不是一點道理沒有——老板那輛路虎,也挺費油的。

      「我的優點就是替別人著想,來給自己找平衡?!?/p>

      前陣子有天取完貨,袁河的電動三輪陷進一道溝里。他跑后邊推車,由于沒人掌把,車在原地打轉,路過的行人,沒有一位主動來幫手。他憋了半天,嘗試張口求助,尷尬地發現,真沒人管。他認為,這些人被社會侵蝕久了,一定覺得自己這兒是個騙局。

      對這事,袁河的結論是,他的責任更重了。

      為啥?

      「我得傳遞好多東西啊,以后?!?/p>

      *雙十一當晚,廣州老城區里幾家應付不及時的快遞站點還是爆倉了

      2

      又一輛車被城管給扣了,經理向老板肖峰報告。

      10號下午五點多,離11.11的購物狂歡只剩7個小時,快遞員派完活陸續回到倉庫,20個人,卻只開回來19輛車。

      這要在平時,肖峰可能嗯一聲就罷了??裳巯抡涤密囍H,肖忍不住罵了句臟話:全是飯桶!

      零點一過,雙十一戰役打響,12個小時內,這個位于廣州老城區的快遞站即將涌進「無止盡的物流」。據預判,包裹數量會是平時的兩到三倍。加盟某快遞公司后,經營了六年站點,肖峰知道該怎么應對:

      先給快遞員打預防針,十天之內沒有特殊情況不能請假;

      車輛機油物料清點備足;

      提前一個月加租了一倍倉儲空間。

      「會爆倉嗎?」

      「我這不會,別的地方估計會爆?!?0號的中午,肖像往常一樣睡足了一個小時午覺。

      我向肖索要倉庫現場照片佐證,他給我轉發了一則物流集團媒體部的通知,「在此期間,所有工作人員不得擅自發布與公司有關的信息,違者將追究當事人責任,涉嫌違法者移送司法機關處理?!?/p>

      去年雙十一,連續十天,肖峰都只能睡五個小時。但他總結那一場戰役「比較順利」。所謂順利,是雖然辛苦了點,但至少在預定的時間把貨都消化掉了,沒有出岔子。

      這一次,如果保有平時的運力,肖確實沒什么可擔心的??删驮谝恢芮?,肖手下兩名快遞員被警察抓了。

      微信上,肖把當時扭打的視頻和拘留通知書照片給我丟了過來。既成事實是,快遞員不該咬了一口便衣警察,這一口構成「其他妨害社會管理秩序罪」,兩人都得被拘留一個月?!改憧此麄兞髅?當代流氓!」這似乎是肖峰嘴里能罵出的最臟的一個詞。又停了片刻,他無力地說出一句話,「我不知道怎么跟他們的家人交代?!?/p>

      他想不通,做快遞怎么就成了一件犯法的事?公司該辦的執照都辦了,唯一違規的是運貨的車輛,可是不用三輪車電動車做工具,難道要所有快遞員走路肩扛?

      光這個十一月上旬,肖的站點就被收了3輛三輪。幾乎每一年,被扣的數都超過20輛。

      「一輛三輪2700,二輪1750,也只能當作正常開支了。交警抄我個牌,我面不紅心不跳的?!剐こT谂笥讶飼窳P單,每年交通罰款3萬有余。

      這些事兒累積得讓人胸口腫脹,肖沒了脾氣,只跟朋友們發發牢騷,稱自己有朝一日當了官,絕不饒過那些欺負人的城管和警察。

      11號起,肖家的兩輛大貨車啟動不停歇模式,在物流中轉站與倉庫之間往返數趟。此后數日,一個快遞員每日要送的貨從平時的一百五十件,驟增至兩三百件?!革L雨無阻,沒有任何借口,他必須送完的?!?/p>

      延誤罰款一百,被投訴則罰款一千,來勢洶洶的貨物與時間壓力,一股腦兒被傳導給快遞員。

      兩年前肖還把自己當作機動派送員,可現在,「讓我去送貨會很煩躁,心里會窩火?!谷缃竦目爝f行業,已不像之前那樣送貨出單就能掙錢。盡管一年營收超千萬,肖卻必需「精細化管理」,才能從幾塊錢一件的包裹里擠出屬于自己的那一份利潤。

      肖峰把兩個機動人員都派上了陣,58同城上也滾動著他的招人信息。手下快遞員大多是二十來歲混社會的青年,在肖老板看來有些人實在「很跳皮」。在湖南方言里,跳皮是不愛聽話,不服從管理的意思。

      不久前,肖峰辭退了兩個搗蛋的司機,誰知那兩人竟偷偷報復,在發動機里倒滿了白糖,新車頭冒出了煙報了廢,維修花了小三萬。

      「他們來軟的硬的,我都沒辦法?!剐し蹇嘈?。

      臨近街區的一個加盟站,因管理不善,半年就虧了七八十萬。肖鮮有地設了一個經理崗,作為員工與自己的矛盾緩沖地帶。

      去年因為失竊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五萬。這波物流高峰來臨之前,肖峰做的最后準備是確認倉庫的監視器都連上網?!高@個社會病了,人與人之間缺乏溫度。我是個憤青?!剐そo自己的防范與抱怨找了個說辭。

      至于明天的快遞員和三輪車能否全數歸倉,肖峰不知道。

      *雙11當日下午,派件高峰期未到,北京延靜里順豐站點顯得悠閑,但多數人對媒體保持警覺

      3

      滿屏的機器號碼,套路的廣告鏈接,長久以來霸占著我的手機信箱。我已經很久沒有收到人類發送的短信了。

      除了一位快遞員。

      「快遞到了家沒人。

      放門口吧謝謝,沒接到電話不好意思?!?/p>

      「快遞放門口了。

      好的謝謝?!?/p>

      「快遞放門口了。

      好的謝謝?!?/p>

      ……

      落腳北京不過半年,我與這個號碼的互動,斷斷續續竟也有了半年的時間跨度。從物流信息上,我得知他叫甄明,是中通快遞員。

      我突然對這個從未謀面的人產生了強烈的好奇。臨近雙十一的某個晚上,我發去了一條突兀的短信,表達了采訪愿望。

      「哦哦可以有時間聊聊?!顾貜偷煤芸?。并且,準確地說出了我的小區號、樓號、樓層、房間號。似乎,一個獨居的女生應該在此時感到一些不適?但我沒有。

      本人同其慣用的「哦哦好的」句式很相符——誠懇、干脆。我在約好見面的商場門前先看到了甄明的藍白色車,印著中通快遞的LOGO,小座椅上有個舊坐墊,車頂堆著幾個大件。

      「這么冷你真要跟我一起送快遞啊?」他的問句也是利落的,幾乎沒有語氣,話尾又帶著山西腔濃濃后鼻音,一股子上世紀的北方愣頭青氣質。

      甄明的派件范圍主要是望京某小區,外加一棟商場樓、一家酒店、一個派出所、一家大超市和附近幾家零散商戶。早9點半,上午的派件正式開始:件數不算多,100出頭,按正常情況,1點半之前肯定能送完。

      我讓甄明按正常節奏爬樓下樓,跟不上的時候,我留在樓下,試著用手機秒表記錄他的速度。

      幾個典型樣本是:上下四樓,來回共用時32秒;上下五樓,50秒;上下六樓,用時59秒。送完一棟樓,出來兩步上車便走,完全看不出喘。

      自打去年10月干上快遞,甄明始終負責這個片區,早就混得熟透透了。大多數收件人一開門見是他都會笑,不是客氣,而是熟悉。

      他會在兩棟樓之間臨時停車,翻出一個件,遞給正遛彎的老太太——若是只認名字不認人,沒準爬上6樓撲個空;收件人不在家,他會徑直敲開鄰居的門——誰跟誰是朋友、是親戚,他門兒清;去超市派件,誰是賣肉的,誰管熟食區,哪倆小妹能互幫收件,他都知道。

      這個小區之前換過不少快遞員,都沒干多久。主要原因就是累——一共31棟樓,只有4棟帶電梯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每天要爬幾百層樓,「不能算,算了很累的?!?/p>

      甄明把4棟電梯樓放在最后送——放松放松。中午1點,車內100多件快遞已經見底,除了幾個聯系不上的,和一個有獨特要求的收件人:此人地址一直都只寫樓號,不寫具體房間號,在接到甄明的電話后,指定了一個小區出口,稱會有朋友去那里「交接」。

      「這樣的人多呢。城里人嘛……不知道咋想的?!顾屯晟衔绲募?,甄明彎著身子在小車里一張張掃描標簽。掃完之后,是半小時午飯時間。

      甄明偷閑的方式主要是抽煙,一天一包?!肝腋缮线@個,抽多了,以前一包煙(能抽)兩天。你干這活兒,不抽煙根本就不行?!?/p>

      甄明上班有點兒,下班沒點兒:早8點前趕到公司,揀出自己的快遞,只要是25kg以下、箱子不太大的,都標記好裝車;9點半前騎到望京,開始派件;如果2點之前沒派完,就不吃午飯了,趕到附近集散點給車子充電,并揀裝下午要派的快遞;下午派件加收件;晚上回公司,所有人一起給快件打包。

      多數情況下,甄明要忙到晚10點后。采訪當天,下午的件也才五六十,可他還是在10點半才吃上晚飯。根據他的經驗,雙十一期間,每個快遞員的任務量會是平時的2倍。

      送一個件,甄明掙1塊錢;寄件提成10%,但熟客要給人優惠。加上底薪,他每月能掙6000塊,一般寄3000塊回家。

      麻煩不是沒有,他曾經不小心追尾了一輛轎車。車上下來小兩口,跟他商量怎么辦。

      「他說咱是報警啊還是拖到修理廠?我說無所謂,反正要錢沒有,要車你把我車騎上。我說我是農村過來的,剛進城打工沒幾天,沒錢。最后他說,那你多少得賠點兒。我說我一毛錢也沒有,要不然把兜兒掏出來給你看一下。掏出來幾十塊錢。我說給你,這是我的飯錢。兩口兒想了半天說算了。人那兩口子挺好的……」

      送快遞一年多,也被投訴過幾次,其中有一次客服沒能解決,他被罰了100塊錢?!赣械乃f話難聽你知道嗎,不是吵起來了嘛。我說我就是不給你送了,你想怎樣就怎樣,你愿投訴投訴去唄,我就不給你送?!顾f的這番話,里頭仍舊沒情緒。

      不過對于難搞的客戶,他表現出了理所當然的隱忍,并用一套樸素的價值觀作為依據,「出了門兒了,咱在首都呢,不是在老家呢。罵我無所謂,只要別捎帶家里人就行?!?/p>

      他以人們越來越不愛出門買東西的理由,得出了快遞員這個職業的前景:還不錯。但又說自己不一定會再干下去。

      「我感覺自己現在思想特別重。以后萬一再要一個(孩子),老家現在結個婚四五十萬。在縣里邊買一套房子30多萬,車你不得買個十幾萬的?彩禮那些……上班一個月6000,你算算得干多長時間?都是辛苦錢……」

      小他4歲的妻子總不甘心,想再做點生意??烧缑鞒赃^虧,不敢輕易再邁這一步?!肝业们泻蠈嶋H,不靠譜肯定不干?!?/p>

      小時候的甄明,理想是開大卡車,可婚后一年拖一年,駕校學費越來越貴,他連C照都沒到手。他說,也許干到明年春節,就辭掉工作,先去考個本。至于會不會真去當司機?

      他笑,「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。人生嘛,以后的事兒誰也說不了!」

      點擊取消回復

        分類

        在線客服x

        客服
        頂部 回到頂部
        日本工口里番无遮█彩色|欧美牲交a欧美牲交狂配|久无色码中文字幕|亚洲国产精品一区在线观看不卡

          <mark id="xcsnk"></mark>
        <acronym id="xcsnk"></acronym>

        1. <span id="xcsnk"></span>
        2. <span id="xcsnk"></span>